第十五章  时间谬论人人谈
作者:小三爷      更新:2015-04-13 19:18      字数:2285
    聋子金还是不忍心让石缪绝望,他知道以石缪的性子,不这样的话可能就是

    孤独终老了。

    瞎鬼却是不以为意的,他没有丝毫羁绊自然也不理解。两人路上第一次沉默

    的有些尴尬,但两个人各有心事倒是也没注意这份尴尬。

    在瞎鬼眼中聋子金不过是个富一代,放在哪都能说是成功者的身份,但其本

    身却是太脆弱,踏入了他们的领域这个人便是一个易碎品。

    “时间不多了,我们得快点才行。”瞎鬼再一次催促。

    聋子金再次听到这句话忽然有些烦躁,他抓抓头发很是不满的问到“你怎么

    老是说时间不够?到底是在急什么?你他妈到底知道些什么不能告诉我?”

    “我知道的不多,并不全面,我不想让你因为我的偏见产生不必要的情绪和

    想法。”瞎鬼的说辞相当的熟悉,几乎每一次他都是这样回答聋子金的。

    聋子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是和石缪的分别让他有些敏感,他忽然

    就泄了气。

    看看身边的少年,聋子金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睡觉。他们正在往黑市跑,去

    瞎鬼的一个熟人那里购买武器装备。

    这是最后的逗留,装备齐全之后就会是马不停蹄的舟车劳顿。

    身边的景色一再变幻,瞎鬼驾车的技术很平稳,聋子金在帮他擦拭他那把宝

    贝的短刀。

    很快进入沙漠地段,瞎鬼没有再前行,而是在外延的村落中找了一个相对偏

    僻的住下。

    这一夜有些不平静。

    久违的李家开始蹦跶了。当初聋子金就觉得李家太过容易被对付了一些,后

    来才从瞎鬼那里知道,这个李家并不像其余两家那样人手优秀的都在首都,反而

    很是分散,要说起来是最不容易被对付的才是。

    也是两人早有准备才没有被打的措手不及。

    来人身手很是不凡,一看就是很小便开始被洗脑训练的,聋子金在一开始就

    被划了,挨了好几下。

    瞎鬼一边掩护一边反击,一把刀舞的目不暇接,竟是一对三也未曾处于下风

    ,而聋子金一对一都稍有些勉强。

    这些人看上去并不想要他们两个活着离开,招招都是下死手的,可惜在这里

    没有人敢开枪。

    尽管这里偏僻却是一处相当受注意的地方,这个村落很多老人都活过了百岁

    ,被整片沙漠看做吉祥物般的存在,一旦在这里引起注意那将迎来国际追捕。

    聋子金再次堪堪避过要害的时候瞎鬼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把人引到了哪里,

    而他却是和其中相对最弱的一人拼命到了黎明。

    索性他还不是那么没用,没有被人直接秒了。但他等来的不是瞎鬼,而是更

    多的李家死士。

    一瞬间聋子金就脑补了‘瞎鬼的一百种死法’、‘论如何折磨非人类般年轻

    高手’、‘审讯拷问地下室,皮鞭辣油火烙铁’以及等等。

    然后就被敲晕带走了。

    要说瞎鬼为什么会没有赶到,原因有那么一些复杂。

    原本他还带着那几个杀手兜兜转转的试图逐个击破,但不巧的是他还没来得

    及了解最新的地型。

    简单来说他跑错了地方掉进了流沙中。

    然而那流沙并非天然形成,而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所形成的地下室屏障。

    也就是李家在这里的根据地。

    于是既来之则安之的瞎鬼很是悠闲的躲避摄像头躲避机关躲避巡逻人员,不

    过看见他下去的杀手却是一惊。

    流沙下面的机关他们也是知道的,只能对付普通人罢了,毕竟他们也才在这

    里落脚,一切都不完善。

    整个根据地都乱了,势必要将瞎鬼揪出来。

    托瞎鬼的福,聋子金醒来面对的只是布满刑具的审问室而没有审问人员。

    迷糊中他只听见了一句‘时间不多,要赶快。’

    他以为是瞎鬼,他以为他迷糊中想起了瞎鬼对他说的话,可当他清醒他很明

    白,那并非瞎鬼的声音,那声音声线很低、很沙哑。

    为什么时间不多?这些人究竟都在赶什么?一定正在发生什么事,而这件事

    会影响到很多很多人,首当其冲的便是三足。

    聋子金没有半点头绪,完全想不明白会有什么事让这些如临大敌。

    就连瞎鬼也像是在抢时间一样一路都是急匆匆的。

    聋子金要求不高,底线就是活着。在活着的前提之下去复仇、去赚钱、去享

    受。

    现在他也很是明智的选择了抢时间这件几乎每个人都在做的事。

    他开始试图逃脱,外面相当乱,脚步声来来往往,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肯定

    是瞎鬼在搞乱。

    这样好的机会不利用那他就是傻逼了。

    于是聋子金密室逃脱计划开始进行,首先是寻找可以割开绳子的道具,喜闻

    乐见的他的皮带扣就可以。

    但、是!

    皮带扣在前面,手被绑在后面怎、么、破!

    此时他只想刷自己一脸血——之前看皮带的时候有那么一条共四个地方藏有

    隐形小刀片,还他妈按一下底部就能弹出来,正符合现在的需求,天杀的他嫌难

    看没要!

    此时只能感到来自世界的恶意满满的溢出,他的幸运值简直突破E滑出了字母

    表。

    谁他妈的来告诉他他要怎么离开被浇灌在地里的凳子!他娘的他还是被绑在

    凳子上的!

    妈蛋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都是能拿来割绳子的利器,全他妈够不到!连最近的

    那个也被自己作死了!啊!多么痛的领悟……

    要是能像瞎鬼那么大力气,估计一下子就崩开了,在这人人都在赶时间的时

    候他竟然只能在这里一脸的呵呵等待救援么?

    不!居家旅行杀人越货打架暗招必备、鞋底小弹刀~

    该怎么感谢这些人没来及绑好他的脚?你看绳子都在地上呢,一看就是准备

    绑的时候发生大事撂挑子就跑了。

    关键时候腿太长也不好,他一个大老爷们身子硬邦邦的也不软,这种时候不

    要在意姿势多么难看了,能够到绳子才是最重要的。

    喜闻乐见的他终于在腿断掉之前把绳子解决了,然后在地上躺尸,两条腿都

    抽筋到不行,索性没有人往这里跑。

    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不多了’这句话一直盘亘在脑中不散,就像古老祭祀

    一般不断有人轻声在耳边喃喃,最终刻印脑中深海不能散去。

    是啊,没有时间了,为什么他一直都这么悠闲?为什么他会觉得他不需要那

    么急切?

    阴谋早在几十年前就撒播,时至今日轮到他们这些人甚至还不知晓内幕,怎

    么能够不去紧张?已经是在收网阶段的现在,所有人都应该很忙很忙,没有人能

    置身事外。

    这些事是躲不掉的,它在很多人出生之前就谋划了他们的一辈子,连聋子金

    自己也是,如果不是那未知的阴谋,他想不出任何理由,他的父亲会帮助那个小

    杂碎。

扫一扫,免费看小说!